buddy是buddy rose

我叫BUDDY,就是巴迪。

偶尔画点画,能讨各位喜欢那在下非常开心了

也在语c,独皮安迷修。

非要说cp的话,应该是雷安。

喜欢的人是雷狮和安迷修,这俩最喜欢。

很喜欢跟人聊天,个人觉得自己比较好说话。

可以找我约稿,也可以跟我提要求想要头像啊什么的。就算没有回报我也很愿意帮您。

姑且说一句,在下和安迷修一样,为您而来。

冬至

冬至

孙哲平手里提溜着美特斯邦威的袋子,另一只手攥着手机,很冷。站在霸图训练室的楼下,大门锁着,他仰着头看了很久。

张佳乐下楼梯拍了一下声控灯,在孙哲平的注视下匆匆下了楼梯,孙哲平通过窗户看的一清二楚。张佳乐的辫子都是乱乱的散着,随便搭了件队服。

门开了,张佳乐把钥匙塞回口袋里

“你怎么来了?”

孙哲平等了挺长时间了,有点小生气,但还是没能在张佳乐的面前发作出来。

“乐乐,冬至快乐。”
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对着人温暖的一笑。

张佳乐“哦”。
接过袋子,看也没看里面的东西。他知道这衣服挺贵的。
“还有别的事么?冬至还要过,大孙你是小孩子啊。”

孙哲平笑了笑,对于他自己来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见张佳乐的机会的。

“没事了我。”
孙哲平坐回车里,才发现淅淅沥沥的下了小雨,挡风玻璃上有星星雨痕,楼道里的声控灯也灭了。

低头看了看手,指甲缝里还残留着多余的面粉,庆幸张佳乐刚才没有想握自己的手。
张佳乐很久没握过自己的手了,这次又怎么会握呢?
车发动了引擎,在雨中驶去。

张佳乐躲在楼梯窗边,黑暗里他目送着那辆高档车的离去,攥紧了手里的袋子,一扭头回到了卧室。

训练室卧室里很暖和,就是没有公寓的花香,张新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不太对劲的张佳乐。

“乐乐?你怎么……”
一件凉透了的队服扔在了张新杰的脸上,带着一股子张佳乐的体香。

“回你自己卧室。”
张新杰耸了耸肩,拾起衣服。
“卫生间浴缸里还放着热水,记得洗澡。”

张佳乐根本不在意这些,他拿出袋子里的衣服,并不是新的,而是上次两个人出去旅游,孙哲平只穿过一次的衣服。

还有一个玻璃罐。

张佳乐小心的捧起罐头,热乎的。
里面挤着一个个肥白的饺子。

张佳乐心头一缩,扭开了盖子

“这饺子……长得真难看”
本来就不好看的睡觉在有限的空间里还被挤得歪歪扭扭不成样子,有一股水饺的香气

张佳乐用手夹了一个,扔进嘴里。
有点咸
张佳乐不知道是嘴里流进泪水的原因还是孙哲平那个笨蛋本来就没调好馅,就是咸,咸的自己心变得皱皱巴巴像被人用力揉了。
张佳乐瘪着嘴,还咬着水饺,有点哽咽。
抹了一把眼泪

“大孙……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