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y是buddy rose

我叫BUDDY,就是巴迪。

偶尔画点画,能讨各位喜欢那在下非常开心了

也在语c,独皮安迷修。

非要说cp的话,应该是雷安。

喜欢的人是雷狮和安迷修,这俩最喜欢。

很喜欢跟人聊天,个人觉得自己比较好说话。

可以找我约稿,也可以跟我提要求想要头像啊什么的。就算没有回报我也很愿意帮您。

姑且说一句,在下和安迷修一样,为您而来。

#喻黄##想爱你一辈子却到了最终#(8)

一拉开蓝雨俱乐部的门,终于知道什么叫真的热闹。

今天是给蓝雨队长筹备次日的婚礼,所有人都出动了,现在台子上的那个美男子,就是蓝雨队长喻文州。

“鲜花摆两排,从过道一直到第一排嘉宾座位就好,不要太多。”

“嘉宾座位不是十六排!太少了,多加几排,再去拖几个排椅。”

“买菜了么?别忘了买点好的给叶神家送去,钱算我的。”

“你拿一捆安全套干什么?婚礼上需要这个么??”

“小卢!不要彩带和飞雪,喷出来好脏!”

“栗子。。。花生。。。红枣。。齐了么?”

“卡透支了?我钱包里还有张,你去拿吧,我算算开支。”

喻文州头也不抬,一支笔一个本子,算啊算啊的,还要时不时抬头叮嘱一下来帮忙的人。

黄少天也没闲着,接待帮忙的人,端茶倒水,忙完音响忙舞台,忙完上面跑下面,真的看出来是自己的婚礼了,太用心了。

李轩抱着一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衣服,艰难的移动到喻文州身边

“队长,哪套是你的结婚礼服啊?好多衣服呢!为啥少天说全都是?你要结几次婚?”

喻文州尴尬的停了笔,赶忙分出一堆抱着帮人分担着重量

“我这不就在算么,昨天出去置办婚礼用品,老叶没来,乐乐沐橙云秀他们倒是来帮忙了,几个喜欢花钱的人凑到一起了,和少天逛商场,试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少天不知道听他们说了什么非要全都买下来,没办法,买就买吧。就是这样一算,资金问题导致我跟少天以后可能要晚点才能要孩子了。”

李轩无奈摇了摇头,跟喻文州抱着衣服一道儿去了后台。

“看我的飞机扫射biubiubiubiu!”

喻文州一拉开门,迎接他的是一架“超高速”的纸飞机,挟着一股风向他的脑门儿撞过来

“啊!”

李轩中弹了。

“攻击,miss~”

喻文州得意的一笑,一偏头,飞机就扑到了后面李轩的脸上。

“哦呦我的妈啊李轩同志你没事吧!?”

张佳乐手里提溜着孙小花一脸歉意,把小孩子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没事。。小孩子嘛。。”

李轩也不生气

喻文州把衣服一放,手敲着桌子看着纯属来捣乱的张佳乐

“乐乐,你家孙小花越长越漂亮,就是越来越像你,那种上房揭瓦性的。”

张佳乐撅了噘嘴,随便捡起一件衣服在喻文州身上笔画几下,又捡起另一件来继续比划

“那是,孙小花我闺女肯定随我!但孙小夏是跟他爹随神了!不像我闺女。。。哎喻队我发现你变帅了,哪件衣服你穿上都好看。那到底选哪个?”

喻文州随意拢了拢头发,瞅着衣服也没辙。

“这个!文州叔叔!好看!”

孙小花说着一口半昆明调半北京腔的话,指着一件白色的西装,又指了指喻文州,小脸儿一红对着喻文州咧嘴笑着

“好,就听小花的!”

喻文州弯腰笑着用手指点了一下孙小花的鼻尖,眸子里勾着笑意,像是一汪清水

“可是。。喻队,这件男款确实是很帅的西装,但是。。对方另一件是。。婚纱。”

张佳乐从衣服堆里翻出了那件婚纱,举着给喻文州看

泡泡裙撑,洁白的白绸边配上蕾丝,洋款收腰,绶带一直交叉到胸口,还有简单的一朵蓝色栀子花。

喻文州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件裙子,支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

“谁买的这件裙子?”
喻文州问





























“到底是谁买的??我要奖励他一朵蓝雨大红花。这件婚纱少天穿上一定美极了。”

喻文州给予这件裙子高度评价,想着黄少天的身体如何被美好的展现,收腰部分也能更好的圈出下体臀尖隆起部分

但其实这件裙子就是黄少天执意买给自己结婚穿的

准确的说是穿给喻文州看的,包括里面的内衣也是。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