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y是buddy rose

我叫BUDDY,就是巴迪。

偶尔画点画,能讨各位喜欢那在下非常开心了

也在语c,独皮安迷修。

非要说cp的话,应该是雷安。

喜欢的人是雷狮和安迷修,这俩最喜欢。

很喜欢跟人聊天,个人觉得自己比较好说话。

可以找我约稿,也可以跟我提要求想要头像啊什么的。就算没有回报我也很愿意帮您。

姑且说一句,在下和安迷修一样,为您而来。

#方叶r18##叶修,你比我想象的要甜#

叶修跟方锐结婚了

两个人开了一家甜品店,方锐在店后面买了套房子,养了个孩子,是个女孩儿。

叶修给她起名叫方叶甜。方锐也很喜欢这个名字,更喜欢这个孩子。

“妈妈妈妈妈妈我想吃蛋糕”四岁的小叶甜迈着小小的步子晃晃悠悠的跑进叶修在的屋子里,用软糯的声音对着坐在电脑前的叶修百般撒娇,伸着小手粘着叶修要抱抱。

叶修关了电脑网页伸手将身边的小人整个捞进怀里吧唧亲了一口
“乖。妈妈这就去给你做,甜甜去睡一觉好不好?醒来之后就能吃蛋糕了。”小叶甜趴在叶修怀里用汪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叶修说:“好丫,甜甜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蛋糕了~”

叶修站起来将闺女放在旁边那张只有平常自己和方锐才睡的床上,拉起薄薄的夏凉被还在自家闺女身上,贴心的用手掖了掖被子。

“哎~爸爸妈妈的味道啊!”小叶甜将被子拽上来放在鼻子下面用力吸了一口气。

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上次自己跟方锐趁闺女睡着了大半夜爬起来在这台电脑前玩荣耀玩到特别晚,还被方锐强干了ji pao,让方锐换床单什么的结果方锐犯懒就没管。

“嗯。。甜甜快睡吧妈妈这就去做蛋糕!”为了避免尴尬叶修赶紧哄闺女睡觉。临走前在闺女额头上吻了吻,小家伙也很乖的闭上眼睛乖乖睡觉。

叶修把卧室的们轻轻带上,来到了厨房。

叶修懒得很,之前方锐让他学着做甜点结果学了好几年连个蛋糕也是半生不熟的门道。

方锐还规定奶油必须现用现做,所以光这一点就难倒了叶修。

“奶油怎么做来着。。。还有蛋糕。。”叶修挠了挠头表示很苦恼,打开冰箱也几乎是空的。
一阵郁闷。。。。。。。

叶修跑到客厅用座机给方锐发了一条饥荒求救短信,但店里只有方锐一个人,生意又那么好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瞅了一眼冰箱里面还有些鸡蛋牛奶什么的,总不能让闺女对自己失望啊,还是自己动手吧!

叶修撸了撸自己的袖子,看起一本正经的忙活起来。到最后还是手忙脚乱。。。

“嗯。。。白砂糖什么时候放来着?”
“不等等我还没分离蛋清好像。。”
“牛奶有点多啊。。啧啧这可咋办。”

一番狂风暴雨的制作后__叶修还是活了过来。

叶修满头大汗,脸上还粘着些砂糖,端详着瓷盆中又白又嫩的鲜奶油,莫名有些成就感。

“接下来是上色。。”叶修蹲下想去拿底下柜子里草莓粉,谁知道手肘不小心一拐碰了瓷盆,结果就是盆子从台子上落下来正好倒扣在了叶修身上,叶修穿着宽松的无袖背心和沙滩裤湿滑的奶油淌了叶修满身。

叶修觉得如果不是怕叫醒闺女他会嗷的一声叫出来!再跳起来把碗砸了!但还是尽量不让奶油从身上落到地板上的小步移动着,尽管该掉的还是掉了一地,终于移动到了阳台。将容器放在洗衣机上,飞速的将自己的衣服裤子扒了下来,原本还没有粘上奶油的肌肤也在脱衣服的时候冷不丁的蹭上一些。

“叶修?你在干嘛呢?”

方锐空降一般的突然出现在阳台上,手里提了一包从超市买来的东西。

“你身上都是些什么东西?”

方锐将手里的东西扔到地上凑上来观察叶修身上的白色不明物质。

叶修刚把衣服扔进洗衣机打开了开关,浑身上下就只剩了一条黑色的裤衩薄薄的遮盖着那一小片地方,脱得挺太急裤衩的边缘也蹭了上去。

“卧槽方锐你怎么回来了?!”叶修尽量用身体一侧遮挡着自己的隐私部位,身上的奶油也随着人的动作顺势抹开一些。方锐凑上来用手指从叶修肌肤上挖了一点奶油填到了嘴里,这一动让叶修一哆嗦。

“嗯。。奶油?”

方锐意犹未尽的将手指放在嘴里舔了舔,“挺香的。”

说罢整个人都蹭了过去。

“方锐你干嘛?!!”

叶修羞得耳根子发红,两只胳膊放在两腿之间夹着挡在身前动作羞涩生硬。

“哎叶修你看你内裤上都有奶油,脱下来一起洗了吧!”
方锐坏笑着挑了挑眉,手指捏着叶修内裤的边缘一寸寸的想下拉扯着。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骗你的,肉走其他,评论里会给地址]

评论(12)

热度(77)